所属版块:韶关观察

对自杀网聊事件,要打醒十二分精神

据7月8日韶关广电台民生关注报导,本月4号,韶关火车东站派出所接到来自深圳的马女士电话,她称自己的儿子加入了自杀聊天群,此时正坐着火车来韶,希望民警能够及时截停,挽救自己儿子的生命。接报后,民警立即前往二站台接车、在出站口查堵。并将马女士儿子乘坐的火车的乘警值班手机号给了马女士,建议其尽快联系乘警和列车长在列车上先行查找。7月5日0点,韶关东站派出所民警在站台接到了乘警移交的出走男子小辉(化名),将小辉带回执勤室看护,并做好安抚工作。当马女士得知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真的离家出走,而且还加入了自杀聊天群,钟先生夫妇顿时吓得不知所措。

虽然说自杀聊天事件并不是很多,但是从全国各地发生的数量上讲,趋势是严峻的,而且其对当事人及家庭还有社会带来的影响也十分有利,并且危害很大。自杀网聊群,存在于某即时通讯运营商旗下,群内的网友大都有自杀倾向,当以欲轻生者的身份加入该群时,有的网友会咨询具体方法,其中即包括烧炭自杀法。2013年3月下旬,三名青年男子被发现死于东莞万江金龙街兴隆旅社内。曾进入事发现场的目击者称,死者均倒卧在房内,身旁有木炭燃烧后的残留物,窗户缝隙被胶布密封,房门缝隙被湿毛巾堵死。警方初步认定三人系集体烧炭自杀身亡。在本起相约自杀案件中,五名涉案人员均来自不同地域,在工作生活中并无实质性关联。东莞警方内部人士介绍,让他们走到一起的正是社会上流行的自杀网聊群。

从近年来,媒体曝光的事件或案件来看,不少网友相约自杀都是网游惹的祸,从根源来讲,其实就是心理疾病没有在萌芽阶段控制好,并且容易受到网友的影响和误导。曾经有南都记者以欲轻生者的身份加入某即时通讯运营商旗下的自杀网聊群。记者试着询问哪种自杀方式相对不痛苦时,网聊群内有网友立马规劝记者,可更多的网友则纷纷咨询记者的具体地址,以便相约自杀。他们还传来自杀文档,文档内详细介绍了各种自杀方式,其中即包括本案采用的烧炭自杀法。国家注册心理咨询师曹玉峰认为,现代社会年轻人压力大,容易产生心理疾病。日常生活中家人要经常沟通,互相关注心理需求,把心理疾病掐灭在萌芽状态。

而对于自杀网聊群中那些怂恿他人自杀,而自己并没有勇气或者并不是真正想自杀的人,那就需要加强普法教育宣传。广东著名律师徐玉发表示,法律对这种单纯自愿的相约自杀案件没有明文规定,可是基于法理,在本起相约自杀案件中,相约是前提,是自杀的先行行为,法律明确规定行为人有担负起消除自己的先行行为可能导致的危险结果的义务。如果相约自杀,但是中途退出,没有进行阻止而使得对方自杀成功,那也是要负刑事责任的。

那些在自杀网络网聊群中怂恿和提供自杀方法的人,也要受到刑事责任追究的。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陈小彪则认为,对于怂恿自杀行为需要分情况而定:怂恿已有自杀决意的人自杀,只是强化自杀者的决意,死亡结果系自杀者的自由意志,不宜认定为犯罪。但是如果自杀者属于不能理解死亡意义的儿童或者精神病人,则构成故意杀人罪的间接正犯;如果怂恿尚无自杀决意的人自杀,属于教唆自杀,怂恿者构成故意杀人罪的间接正犯。对于成立犯罪的教唆自杀,实践中多被认定为情节较轻的故意杀人罪,也就是说其法定刑为三年至十年有期徒刑。

对于自杀网聊群,网络平台也要发挥好监管作用。网络安全法第47条规定:网络运营者应当加强对其用户发布的信息的管理,发现法律、行政法规禁止发布或者传输的信息的,应当立即停止传输该信息,采取消除等处置措施,防止信息扩散,保存有关记录,并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为此,除了加强心理预防和普法宣传教育外,政府相关主管部门还要充分加强对网络平台的检查和管理,督促相关网络平台发挥应有的监管作用。(顾家莹)


图文资讯 新闻之图文资讯